香蕉视品
twitter facebook rss

麻豆传媒国产剧情小菲

“血煞星,信不信我活撕了你?”

灵山天尊急眼了,满光头都是青筋。

好哇,你王欢胡说八道都不带眨眼的?天地吐纳袋,那虽然是天尊重宝,但可不能拿来战斗的。

你什么东西都能丢,那东西还能丢了吗?

眼见灵山天尊暴怒,船后众人可都惊变了颜色。

华晶荔和刘勋呆如木鸡,万万想不到王欢居然真的敢和一位堂堂天尊这样争吵。

百里溪流则是微微眯缝起了双眼,心中正在盘算如何用仙灵天尊大名震慑灵山天尊,叫他不要轻易出手攻击王欢。

至于齐麓和绮壅两个小丫头则早已经炸毛了,和傻乎乎的林静佳三个女孩儿一起哇哇的冲灵山天尊叫嚣,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劲头十足。

只有七月还在驾驭飞舟,紧张得手心儿都开始冒出汗水。

她是和王欢一起偷窃的凤族十数万年积累下的宝藏,当然知道那无数物资如今就在王欢手上呢。

“灵山天尊,何必如此暴怒?丢了你天尊的身份。”

伴随一声淡淡的声音,蒲云蓥已经驾着烨藿灵兽飞驰到场,就那么立于王欢身边。

调皮的野餐少女

王欢一见她来了,顿时胆气更足,冲蒲云蓥一笑。

蒲云蓥也报以微笑。

这一幕顿时看得齐麓和林静佳两小丫头肚子里头酸水泛滥,这谁呀?

长得这么好看还和王欢眉来眼去的?

不过蒲云蓥身上那骇人的顶尖大尊级强者气势,也压得两个姑娘没敢乱说话。

灵山天尊大怒如狂,喝道:“边城圣女蒲云蓥,你少来参合此事,这是我和王欢之间的协议,他如今想要独吞凤族宝藏,我如何能够干休?”

王欢摆摆手:“哎,瞧你那抠门样吧,我逗你玩呢,来来来,咱们开始分赃了。”

说着,他取出天地吐纳袋来在手里抖了抖。

仙灵天尊一见两眼都红了,直接冲到飞舟上王欢面前。

他也是真的穷怕了啊。

启灵关内如今几十边城大军,人吃马嚼的那是闹着玩的吗?早就入不敷出快要支持不住了。

蒲云蓥连忙也降落下来站到王欢身边,生怕灵山天尊忽然下手王欢吃亏。

百里溪流几个也靠上前去,毕竟是大天尊,他们不得不警惕。

灵山天尊却是看也不看他们几个一眼,一双眼睛只盯住王欢手中的天地吐纳袋,伸手就要抓。

嘴中说道:“袋子给我,咱们两清!”

王欢一闪身:“哎,灵山天尊,你这可就不对了,你一个堂堂的大天尊,难道还要出手抢夺不成?东西是我带回来的,是我提着脑袋在大雪山里拼回来的,你好意思独吞?”

灵山天尊理所当然道:“好意思啊,要算账是吧?那咱们就先算一算你劫掠我灵山道场的事情。”

王欢顿时老脸一红:“那啥,不带找后账的,灵山道场那事情咱们不是早就了了么?我可帮你争取到了启灵关的控制权呐。”

灵山天尊怒道:“那只能抵消你击杀我道场无数弟子性命的事情,我道场的宝物呢?”

王欢语塞,无奈道:“你的宝物本来是在我们太平盟手中,但是后来的事情你也是知道的,青龙天尊那货趁我不在太平盟内,将我太平盟吞没,宝物什么的,早已经落到他手中了啊。”

“哼,青龙!”灵山天尊咬牙切齿。

皱眉想了想道:“我也不来占你的便宜,你说得也对,宝物是你带回来的,如此,你我三七分账。”

王欢顿时点头,挑一根大拇哥:“真不愧是大天尊,心胸如海,我七你三,实在是公道合……”

“放屁,是我七你三!”灵山天尊眉毛直跳,似乎要控制不住暴怒了。

王欢假装愕然道:“灵山天尊,你坐镇启灵关一根手指不动,我辛苦奔波往来,和敌人性命相斗才得回的宝物,你要七成?不是我小气啊,要是真被你拿走了七成,难道你就不怕落个掠夺后辈的名声为人耻笑?”

灵山天尊一顿,皱眉想了想道:“我启灵关大军数量庞大,日日消耗无算,为了仙域大局,那么……我六你四?”

王欢叹息一声:“也只好如此了,来,我们分账。”

灵山天尊愕然,没想到王欢居然能答应得这么痛快。

飞舟降落地面,一群人下了飞舟居然就开始坐地分赃,将凤族的多年积累从天地吐纳袋中倒了出来。

灵山天尊看着面前无数灵石灵药微微皱眉。

数量……比他想象中少了不少。

王欢无奈解释:“天尊你要明白,我确实是找到了凤族的宝库,不过劫窟的人可比我先去了一步,此事确凿,不信的你可以去打听。”

灵山天尊点点头,这事情他不用打听也是知道的。

他到底是大天尊,就算是没了势力,耳目也还算灵通。

王欢道:“我们毕竟去晚了一步,东西虽然抢出一些,但只是小头啊。”

灵山天尊无奈叹息:“罢了,罢了,也算是暂时解了燃眉之急吧。”

双方总算是达成了和解,彼此分账,灵山天尊取走六成,王欢留下四成,随即便告辞分别。

灵山天尊一瞧见王欢浑身骨头都恨得疼得慌,根本不想和他多说半句话的。

等灵山离去,蒲云蓥便似笑非笑的看着王欢:“小滑头,其实你还留了不少吧?以我对你的了解,你要不是自己已经先吞下了大头好处,不可能这么痛快将好处交给灵山天尊的。”

王欢正色道:“蒲圣女说哪里话来?我们和灵山天尊都是为了保护仙域尽心竭力,我如何会先独吞了大头?我只是先悄悄独吞了一半而已,嘿嘿嘿……”

蒲云蓥哭笑不得,迎着王欢等人驾驭飞舟回到了下关内停泊。

“王欢——”一见王欢回来,蓝水心第一个冲上来直接蹿到了王欢怀里,又哭又笑,亲热得不得了的样子。

齐麓勃然大怒:“这野丫头是谁啊?”

说着就要上前扯蓝水心的衣领,结果就被蒲云蓥瞪了一眼。

齐麓登时遍体生寒直接呆住,再不敢乱动一下……

Submitted in: 未分类 | 标签: